精品收藏 新品 收藏品 行家 拍卖

收藏家史致广讲述八件套的传奇来历

达夫 达夫 979天前 / 阅读 :

一对多宝阁、一对太师椅、一件写字台、一张罗汉床、一张八仙桌、一个香几,这八件同系列老家具的相聚可以说是一种缘分,几次的机缘巧合使我有幸让它们“重逢”,它们具有相同特征和式样,属于套系老家具。

一对多宝阁、一对太师椅、一件写字台、一张罗汉床、一张八仙桌、一个香几,这八件同系列老家具的相聚可以说是一种缘分,几次的机缘巧合使我有幸让它们“重逢”,它们具有相同特征和式样,属于套系老家具。现在为何只能让你们先看照片,是因为家里实在没地放,只能散放在亲戚那。就连这张旧照片,也是我把一件件家具单独拍下,再用剪刀剪下来,像拼图一样拼在一起,再用旧相机拍的。 旧照片上拼起来的清乾隆八件套   说起这八件套家具,故事就长了。现在说三里屯,人们都知道那是酒吧一条街,而三里屯木头市场,就只有“老北京们”才能记起一二。这八件套中的第一件就是在那与我结缘的。 收藏家史致广先生向记者讲述八件套的传奇来历 记得那里曾有一个柴木家具市场,我偶尔去逛逛,也认识了那里一个外地孩子,他在那儿收购并修理老家具,于是我便常过去走走、看看、聊聊。那时,大约是1982年,我路过市场办公室时,一探头,就瞧见一宝贝,呦,这不是一个多宝阁吗? 多宝阁如今就藏在史致广的住所 那个时候,红木老家具不能随便卖呀,我就托那孩子给打听主家是谁。没想到,还真打听出来了。我当时去了好几趟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与买主接触上,几次沟通下来,人家也看到了我的诚意,就把这多宝阁“送”我了,我给人留了一笔感谢费。第一只阁子就这样到手了。 一只多宝阁,就只停留在喜欢、收着、用着的层面,而一对多宝阁的价值,可大不相同。又过了几年,我和一个兄弟到一位收硬木家具人的家里溜达,无意间竟看见了一只和之前三里屯收的一模一样的阁子,这太让我喜出望外了!高、矮、胖、瘦、花纹、铜活、器型,一点不差,嘿,真巧了!于是毫不思考,付了300多块,收了第二件阁子。如今,连我都分不清这对多宝阁哪个在先,哪个在后。 之后,这八件套就像是约定好了的哥几个一样,陆续来到了我这。一对太师椅和写字台,是在丰台一老爷子家搜罗到的,老人很好,一进他家,我就眼前一亮,那对太师椅和我家的那对阁子,简直太像了。于是给人家扔下200块定钱,说了句“椅子先放您这,过段时间来拉”,就走了。一晃两年过去了,还没去取,老爷子急了,专门打电话来问我,这椅子还要不要,不要就把钱给退回来。我连忙说:“要!要!要!”。但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我才去取那对椅子。老爷子人真好啊!一直给留着,都不知道挡掉了多少拨出价更高的买主,硬是把这椅子留给了我,于是取了椅子,我又给人家多加了200块。 说到这八件套,最大的一个就是那罗汉床,两米五宽,难得一见。当时第一次去看时,这床就在军事博物馆附近的一个破屋子里放着,屋子很黑,我连床围子都没看清,就决定收了。 拉床那天晚上,是我师叔的儿子帮忙弄回来的。我记得,当时床拉到家,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,途中经历了好一番折腾,才弄到家。收这床花了两万多,仅给几个人的介绍费就6000块。虽心疼,但也没辙,谁让它是这套乾隆八件套的老大哥呢,得,给钱拿东西。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,十几年后,卖我床的主,又拿着十五万,来我家赎这罗汉床,这我哪能割爱,硬是没给,还闹了好一阵。如今这床能在这,还真经历了几番波折呢! 而这八件套中的写字台、八仙桌、香几也都机缘巧合的陆续来到我这,八件套的相聚,用了近30年的时间,可以说每一件家具都有着自己的故事,我能讲的只是它们在我身上发生的故事。但相信他们在之前的使用者手中,也会有一些不同寻常的故事,只是还没有被读出、被发掘,也许未来的有缘人,在它们身上也会发生一些故事,或读出它们曾经的故事。我相信老红木家具会寻找有缘人,这不仅要天时,还要地利、人和。我认为,它们的相聚,是对有缘人、用心人的回报。30年的收集,让这些家具中的兄弟姐妹有了个“大团圆”的结局。这也正是我对这八件套爱不释手的最主要的原因。
钱柜777娱乐老虎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