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做家具文化 历史 行家 名人 名企

蔡洪添:找到了红木家具的魂

达夫 达夫 1161天前 / 来源:《古典工艺家具》杂志 / 阅读 :

他是学子,喜欢文化,博览群书,熟悉古代经史典籍;他是事业狂人,时常工作到深夜。其内在的禀赋以及低调的作风使他从不刻意突出自己,也从不以企业家自诩。在他的身上,我们看到了一种大智慧,感受到了“身与心”、“知与行”的双合一。

人物名片>>> 蔡洪添:坝下明珠公司董事长,通泰担保公司股东之一。 蔡洪添:且行且走的艺术 很多年了,蔡洪添始终坚持着独立的、与仙作相关的艺术思考与实践——为了寻求并实现艺术之梦、人生理想。 身心合一,知行合一 拜访蔡洪添,是在一个明媚的午后。宽敞的坝下明珠展馆洒满了阳光。光与影的交映中,镜头中的家具显露着一种超脱尘俗的美丽与灵气。坐在卷书沙发上的蔡洪添,眼神明亮、彬彬有礼,一言一行中透出一种文人独有的儒雅与仁爱。 他是学子,喜欢文化,博览群书,熟悉古代经史典籍;他是事业狂人,时常工作到深夜。其内在的禀赋以及低调的作风使他从不刻意突出自己,也从不以企业家自诩。在他的身上,我们看到了一种大智慧,感受到了“身与心”、“知与行”的双合一。 在古典家具的从业之路上,蔡洪添始终脚踏实地,不懈坚持,勤于付出,并在五年的时间里打造出了自己的艺术风格。 他尝试了文化和商业的结合:无论是当年的“老K根雕”,还是而今的“坝下明珠”,一直把“回归”作为家具作品的主题,这其中隐藏着“铭记仙作” 的深深情谊,更暗含着一种随性、自然的生活方式;他赋予企业理念以浓厚的文化意味:以不事张扬的文雅与空灵之风,彰显儒家的稳定和谐之美,并把“磕出中国文化的核”作为明珠家具的自觉追求;他以“慎独自修、忠恕宽容、至诚尽性”的中庸之道审视艺术,管理企业。 在群雄逐鹿的过程中,蔡洪添御风而行。借着“中国古典工艺家具之都”的东风,他一方面扩大生产,一方面研发新款式新题材,并且借鉴现代企业管理模式来完善自身企业管理,如今,坝下明珠已是一家集设计开发、生产制造、销售和服务于一体的古典家具企业。 不断的艺术探究与实践之后,蔡洪添收获了格局、心性和智慧的开阔。 一切因意识而起 蔡洪添很忙。声名卓然,妻儿绕膝,对于很多人来说已是大幸,而对于他来说,恰恰是踏上了新征程——艺术之路上,他一直在追求,一直在奔跑。 蔡洪添出生于雕刻世家,深受木文化的熏陶。1992年,他与技艺精湛的弟弟蔡洪金联手打造“艺术之城”——老K根雕,固守着传统工艺,兢兢业业,十余载如一日。很快地,有了一定的知名度。2005年5月,蔡洪添携作品前往京城参展。这一次的机遇,让他的眼界大大开阔,而红木家具的“型材艺韵” 更是深深地吸引了他。就是在那一刻,他心里有了一片蓝图:做有文化的古典家具。正是这种意识,促使蔡洪添“放开自己迈大步”,开始接手企业管理,着手早期的企业定位,并全身心的投入,精心构筑一个属于自己的艺术世界,实现了从物理教师到企业家、艺术大师的华丽转身。 前进的路上,充满了未知风险,这风险反而增添了魅力。无疑,他沉迷于这一魅力。高学历、不凡的谈吐,也令他在古典家具行业里,显得独树一帜。 “助学楷模,桑梓赤子”、“高级工艺美术师”、“古典工艺家具协会执行副会长”、“蔡襄文化研究院副院长”……所有的头衔与荣誉,见证了他蜕变的过程。 当然,蔡洪添也有错失投资良机的时候。1999年,他看中了一对海南黄花梨门板(高2.6m,宽60,独板),但两万元的价格让他望而却步;2005年,他再一次与标价每片五万元的越南黄花梨(长2m,宽60,独板)失之交臂。“当时价位太高了,自己也不够冒险”,蔡洪添莞然一笑地说,尽管有遗憾,但还是要稳住自己的心态。 “穷则变,变则通,通则优雅”,“鱼和熊掌不可兼得”,他有这样回顾转型期的心路历程。这份通达,让他有了一种从容的适应力。他享受工作本身的挑战性,以及不断突破自我带来的幸福感。这份朴素的期待,让人为之感动。 理性的艺术实践 在蔡洪添的心中,一直激荡着两股思想的暖流。在感性和理性交汇处,迸发出一个个创意。他的感性体现于自身的气质以及内涵,理性则是对作品、企业以及行业的冷静思考。 “理解家具艺术之前,需要先接受艺术所发出的原初召唤。无论是原料,还是做工;无论是风格,还是素材”。作为对这种召唤的回应,蔡洪添一直在探究并实践一种从日常生活、技术标准、社会美学中延伸出来的,具有普遍意义的艺术和观念;始终坚守一份诚心,带着一份理想去描绘艺术,用敬畏之心把古典家具转换成艺术形式,再驾驭红木家具市场。 从2006年走到2011年,无论从参展的数量还是从参展的作品上看,他的内心,关于美的构思和演进在不自觉中表露一斑,有着鲜明的“蔡式风格”。“古典家具终归还是要回到它本身能够带给大家的文化、艺术、精神、审美上的满足感和愉悦感”,蔡洪添意味深长地说。在他眼里,红木在东方人的世界中与生活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。它不仅有纹理,有芬香的气味,其自身就构成一种独立表达的语言和形态,是有灵性的天降之物。倘若家具感动了你,它就是无价的。 当我们行走在坝下明珠,仿佛通过时间隧道,好像闯入了藏满“宝石”的宫殿,家具琳琅满目,各有章法。这里的作品出自于十分优秀的艺匠之手,成熟巧妙的雕刻构思,彰显了红木的内涵。力与美的融合,简与繁的交替,苍劲的手工痕迹中,流露出清新雅致的风格,给人带来无尽的思考与启示,极受收藏家的推崇。比如,在2011年第六届中国东阳全国省级工艺美术大师作品展中,荣获金奖的《花好月圆》。在创作之时,他借鉴作家朱自清笔下《荷塘月色》的诗境,在娴熟的手工艺下,自然描绘娴静的荷塘月夜,鹭鸶与荷花相映成趣的景象,意蕴自在美好的生活。《竹节书房四件套》,选用精美的红酸枝模拟竹材雕刻而成,将清式宫廷家具之风格与现代家居之功用相互融合,雕工精谨细致、独具匠心,结构分布合理。竹节之长短错落、竹竿之粗细搭配与曲直映衬皆一派天然,不着一丝矫揉造作之气。整体风格质朴淳和,质感自然逼真、温润通透,实为材艺双美之精品。此作品获第六届“争艳杯”大赛金奖,当之无愧。讲起所获的奖项,他打破一贯的温和语调,露出欢欣的笑容,自信满满的总结道,“我找到了艺术家具的魂儿”。 雄心、眼光、耐心,是行者与智者的共性。蔡洪添所拥有的一切,凭借的就是这种强大的力量,他也借此找到了个人标志,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。蔡洪添的成功让我们足以相信:人要尽力而为,敢于追求理想,直面人生的挑战。“会当凌顶,一览众山”,蔡洪添很淡然地补充说。是的,他的心灵已飞向一个超然的、自由的新天地,那是一个不为物累的美妙境界。
钱柜777娱乐老虎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