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做家具文化 历史 行家 名人 名企

古艺坊刘建国:传承京作任重道远

达夫 达夫 1126天前 / 来源:法制晚报 / 阅读 :

京作家具的精髓即在于雕工,通过雕龙作品打下基础后,古艺坊董事长刘建国夫妇俩又进军红木家具领域,路遥知马力,他们和身边同时代人一道,在京作传承之路上探索前行。

古艺坊董事长刘建国(右一)、总经理王春红(左一)迎接中国家具协会副理事长陈宝光(左四)及专家组来厂调研 8月中旬,中国家具协会、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赴河北涞水作产业调研。作为京作古典家具发祥地,涞水分布着大小三百多家红木家具企业。众所周知, “红木” 近十年来在中国人眼中越来越成为一个热词,而协会领导和专家组成员却利用半天时间,专程深入到生产榆木古典家具的古艺坊参观考察。十余年来,古艺坊一直坚持做榆木古典家具,在产品研发设计、销售网络建设上取得了一般红木企业难以企及的成就。今年初,古艺坊在被称作“成长板”的地方股权交易市场挂牌上市,成为中国古典家具领域第一批迈出上市步伐的企业。古艺坊的发展之路能给中国古典家具行业带来什么启示?其经营管理经验有何借鉴意义?在中国古典家具产业背景下,古艺坊的独特价值在哪里? 从本篇起,我们将通过相关报道揭示上述问题。 “成长板”挂牌 成为业界首批“吃螃蟹者” 笔者了解到,在中国红木古典家具快速发展过程中,曾有福建、广东、上海等地的多家企业想通过多种途径谋求上市,但因不符合相关条件,先后在各级交易市场铩羽而归,有的企业看似规模很大,却连“三年连续赢利”的基本要求都达不到。而以行事低调受人称道的河北古艺坊家具制造股份有限公司,却于2014年2月在石家庄股权交易所推出的“成长板”正式挂牌上市。上海证券交易所是我国的主板市场,深圳证券交易所是创业板市场,北京全国股权转让代办系统是三板市场,据了解,石家庄股交所有一个转板机制,上市三五年后有望直接转到深市、沪市。而对于在石家庄股交所的上市企业,都要通过严格审查,必须满足经营规模、资产状况、管理规范化、持续赢利能力等方面的要求。 古艺坊是首批在“成长板”上市的企业,据悉,有关方面目前正对古艺坊的科技研发和获取专利情况进行审查,近期有望授予其“河北省高新科技企业”荣誉称号。这一切,都与古艺坊做出的实绩分不开。 由于古艺坊很少对外宣传,不少人对之或许有些陌生。当人们提起中国红木古典家具企业时,往往会举出元亨利、伍氏兴隆、年年红、皇林苑、宣明典居等知名品牌。如果简单地做一对比,古艺坊就相当于中国实木(含榆木、楸木等)古典家具企业中的元亨利、伍氏兴隆、年年红、皇林苑、宣明典居。而其生产规模和年产量,则远高于大多数一线红木企业。比如,古艺坊一年消耗实木原材料1万吨以上,与红木家具企业比这相当于什么生产规模呢?如果一家红木企业以制作大红酸枝(交趾黄檀)家具为主,交趾黄檀目前统货价每吨15—20万元,保守地计算,古艺坊年消耗木料相当于红木家具厂用掉价值15亿元的材料。这样的红木企业,在全国不超过三家。由此观之,古艺坊的规模和实力,应排在全国同类企业前三名。 据涞水县工信局赵会臣局长介绍,“古艺坊是河北省挂牌上市的唯一一家古典家具企业,在全国来说也屈指可数,如果不是第一家,也应为第一批”。 传承京作任重道远 路遥知马力 在中国古典家具行业中,有几个企业的老板自己可以搞设计,自己画图,自己动手雕刻并指导雕刻?有几个企业一年消耗一万余吨原材料,产品直接供应全国各地60 多个门店?有几个企业无心插柳,却沿着企业规范化之路迅速成长,踏上了上市之路?同时符合上述几方面的企业可谓凤毛麟角,古艺坊名列其一。 而第一点,对于古典家具企业来说,尤应被视为核心竞争力。 做人低调的古艺坊董事长刘建国忆起当年创业时说:“我和春红1995年结婚,当时我们一无所有,只有一把刀、一支铅笔、一门手艺。平心而论,我们的企业走到现在,她应该占60%的股份,我占40%……” 一个人成就一番事业,有时看起来就是上天的选择和安排,这一点在古艺坊总经理王春红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。“我从小就喜欢传统家具,这或许跟我生在涞水有关,我家好几辈人都做这个,也许一出生血液里就带了这一传统基因。不管是红木家具还是其他实木家具,不管是大漆家具还是嵌玉石螺钿家具,不管是素面家具还是重雕家具,我都特别喜欢。”王春红说,“每次看到成品从自己手里出来,就有一种成就感,觉得自己的价值就存在于这些器物之中”。 这种源于血脉深处的爱,促使王春红一早就进入了京作古典家具行业。幸运的是,涞水为她提供了成长的沃土:三百年前即有高超匠师入选清宫造办处,其后涞水的京作家具技艺一直薪火相传、延续不断,新中国成立后,自上世纪六十年代至九十年代,这里一直为完成国家外贸出口订单承担着古典家具设计制作任务。1988年王春红刚成年,就在上车亭从师学艺,由于做事认真,学习勤奋,悟性高,她很快熟悉了家具制作流程,掌握了雕刻技艺,并拥有了设计绘图能力,在行业里脱颖而出,成为一位佼佼者。九十年代,她因为技术过硬,和当地能工巧匠一道进入北京故宫博物院,参加了故宫文物家具和木器的修复工作,其间过眼经手了不少宫廷家具经典之作,强化了“京作”技艺,增添了人生历练。而这一切,似乎都在为将来做着准备。 1996年,夫妇俩踏上了创业之路。他们根据不同的市场需求,购进各种木料,为客户设计制作九龙挂屏。为省工省料,刘建国亲自操锯开料,制作木框,王春红凭着手中一支笔、一把刻刀和历练已久的想象力,展开了木板上的创作之旅,深浮雕、浅浮雕、透雕、圆雕……娴熟的京作雕刻技艺为她提供了广阔的创作空间。在她的辛勤耕耘下,一条条蛟龙在木板上呼之欲出,腾空而起,数千年的民族图腾裹挟着传统龙文化在灵芝祥云中飞跃舞动。这些作品带着强烈的文化与艺术感染力,征服了无数龙的传人。 “开始创业那些年,我们用木雕作品打下了一些基础,形成了一定影响力。从北京潘家园到天津沈阳道,从京津冀到山东、福建,再到陕西、山西,1500里范围内,只要有古玩市场和产品需求,我们都会去推销供货。”刘建国说,“这些雕刻作品小的一米二三,大的有三米长,有时我就自己背着,往返几千里奔波销售”。 京作家具的精髓即在于雕工,通过雕龙作品打下基础后,夫妇俩又进军红木家具领域,路遥知马力,他们和身边同时代人一道,在京作传承之路上探索前行。 成功之路千万条 榆木领地独辟蹊径 著名古典家具研究鉴赏家张德祥曾在“凿枘工巧—中国古坐具艺术展”上说:“现在人人都在谈论红木家具,可有多少人知道,早在红木家具诞生之前,榆木和榉木等制作的实木家具,以及榆木、杉木、楠木为胎的大漆家具就有了成熟的款型,红木家具是在模仿前者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。可以说,榆木家具、大漆家具是红木家具的祖宗。” 或许正是意识到了这个道理,2005年,当中国红木家具产业开始走向上升通道,不少同行都争相挤入红木致富快车道时,古艺坊却另辟蹊径,把目光瞄准了榆木家具。刘建国告诉笔者:“进军红木家具需要大量的资金,对资金的考虑只是一个方面。更重要的是,传统文化需要振兴,中国古典家具方兴未艾,对于当下大多数中国人的实际需求而言,古典家具首要的价值还是实用价值,选择榆木家具一方面是复兴一种传统文化,另一方面,是要满足大多数人的实用需求。我们古艺坊的宗旨是:要做能够让人用得起的家具,而且尽量做得尽善尽美。” 这话语既透露出一股朴实,也透露出了对自己企业的高标准、严要求。 进到古艺坊车间参观,笔者看到其开料、配料,加工制作流程,零部件、半成品的摆放等等,明显要比以前所见大多数古典家具企业规范得多,显示出了管理上的领先水平。据陪同参观的当地领导介绍,经过多年发展,古艺坊家具制造有限公司已成为一家集研发、设计、生产、销售、服务为一体的专业实木家具制造综合性企业,在全国建成专营店和经销店60余家,是国内榆木家具知名品牌,全国榆木家具优秀供应商。不久前,涞水刚被命名为“中国京作古典家具发祥地”和“产业基地”。古艺坊立足涞水,放眼全国乃至国际市场,在做榆木家具的同时,兼及红木家具。不少人反映,在同类古典家具市场,当消费者以“货比三家”的心态将整个市场逛完后,最后选择的常常是古艺坊。连那些喜欢中国古典家具艺术的外宾朋友,在反复对比之后,也往往在古艺坊选定自己的家具。 在设计制作和经营管理方面积累了成功经验之后,古艺坊近期又将目光瞄向了高档红木家具市场,谋划以高端材质制作精品家具,以都市商界和文化艺术界成功人士为主要客户群体,走高端路线。凭借其在京作古典家具领域积淀的功力,这将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 “等80后、90后和00后成为社会中坚时,他们会喜欢什么样的家具?”这是眼下刘建国、王春红夫妇和同行探讨的话题之一,走一步看十步,这也是他们的决策特点。他们走过的路,对于古典家具界的同行来说,应有一定的借鉴价值。
钱柜777娱乐老虎机